armibury

随遇而安因树为屋 会心不远开门见山

 

风再起时

现在竟是最听不得《风再起时》。

以前看片段,那个一丝不苟梳着鸭尾头的靓仔,任眼泪一行行留在他黑胖饱满的脸上不肯擦去,只倔强而真诚唱“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既是坚持要唱给观众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觉得好笑而可爱,那是他89年的告别演唱会。

后来再看97跨年的开场,他忽忽带风走过通道,在镜子面前整整衣装,一脸严肃慎重,等镜头一摇画面一转,他已披着黑红的长毛大氅登台,精致面具后是他得意的微微笑,一句“风再起时,寂静夜深中想到你对我支持”唱得痛快潇洒,矜贵大气,王者归来。

我曾把这两个视频发给朋友看,注明这是可爱的戏精少年。

但戏精少年足够真诚。不论是引退的眷恋不舍还是复出的坦坦荡荡,他的态度始终诚恳认真,他的表演始终对得起观众,一如后来的热情。那是一场炫给观众看的show,不管时代有没有预见到,不管社会能不能欣赏到,他张国荣,站在舞台上,就是表演的保证。

时至今日,我们终于知道原来一个艺术家可以超前于他身处的社会文化环境那么多,原来这个歌手足以担得起Artist的称谓,原来在舞台上的张国荣,立下的是表演的标杆。

如果他还在,这位向来不自谦的老艺术家估计会指给后生看,那是前无古人的一场演唱会;我有时也会疑问,如果他还在,除了另辟蹊径,向来追求完美的他还能想出什么样的点子,将至今后无来者的热情比下去。

有人说当年以为《风再起时》是个句号,后来发现是个分号;然后,他又奉献了一场惊叹号。但现在我们仍想再见97开场,你面带骄傲,再唱不舍的眷恋,再唱归来的欣慰。

《风再起时》作于89年,这时他大火不过四年,但已在娱乐圈挣扎沉浮十数载,若了解他八年未熬出头、终于得到肯定时又被谭张争霸波及的心酸往事,歌词中有几处确实写得谦卑难过,让人心疼。但唯独“这个困惑茫然少年,愿一生以歌,投入每天永不变”这句,我每次听到都会鼻酸。

因为这个少年真的一生以歌,教会我们对美好的憧憬与追求。这使他的离开格外令人痛心遗憾。他留下一场华语演唱会的巅峰,拍拍手走了。而我们多想看看他还能做什么,想告诉他原来你想的到,但碍于科技水平做不到的事情,现在都能做了,你想要的唱片封面再不用靠磨底片来实现了,你想要跟观众的近距离接触也不用靠费力的奔跑蹦跳了,你要不要回来看看?

好在热情足够热情,在那里你看到他的不甘与坚持、他的信念与激情、他的追求与圆满,他的爱恨怒愤,他的精致狂野,他的顽皮淘气……有这场热情,足够我们在追上他艺术脚步的过程中不断玩味,足够我们在做自己的路上保持拼劲,足够我们学他一生以歌,一生真诚,投入每天永不变。


  14 8
评论(8)
热度(14)

© armi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