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ibury

随遇而安因树为屋 会心不远开门见山

 

【盾冬】I thought I'd never see you(8)

巴基在他的背后—你的安危总是比自己重要

纪翌:

今日关键字:告白。




1-7请戳




回家时,Steve诚恳地感谢了Sam和Natasha在寻找Bucky的途中对他给予的帮助,并请求他们打探打探Fury的态度,即使Fury不会因为私人恩怨把Bucky卸了,Steve也担心他会以行为危险为由紧闭Bucky,再以研究为由把Bucky卸了。




Natasha翻了个白眼,对Steve细密的心思颇有些不以为然,“拜托,还没等Fury卸了Winter Soldier,Winter Soldier就先把神盾局大楼拆了。”




随着和Bucky走访的清单上被划掉的地点越来越多,Bucky呆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在这些地方找到些东西,刚刚被领养时和Steve写的书信,加入部队时的体检检查单,一把在枪把上刻着Bucky的名字的冲锋枪.




Bucky常常对着这些东西发愣,他长久地盯着它们,像一块石头一样挺直了腰长久地坐着,连最微小的动作也没有,仿佛指望他这样盯着它们,它们就会在某一天对他开口说话,告诉他他想知道的那些过去。




每当Bucky这样做的时候,Steve便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坐下来,盯着Bucky的侧脸,仿佛指望他这样盯着他,他就会记起他来。有时候Steve的视线太灼热了,快要把Bucky的脸烧出一个洞来,Bucky便短暂地瞪他一眼,Steve通通假装看不见。




Bucky还有些其他保留下来的习惯,并没有因洗脑而被改变。比如拆枪保养,SIG SAUCE P226,是Bucky最常用的枪,拴在Bucky作战服的左腿处,优点是开锁引导面长,枪管偏移滞后,射击精度高,缺点是闭锁快长期磨损后,枪管轻微上翘,影响射击精度。




Steve推开安全屋的房门时,Bucky坐在桌子前换闭锁快,他找到安全屋里已经生锈的枪械,拆了一些部件下来,SIG SAUCE P226的部件在桌子上摆了一排。Bucky发现是Steve,便又回过头,注意力全然灌注在枪部件上,连视线也没有在Steve身上多停留一会儿。




Steve把手上的早餐放在旁边,双手交叠在胸前,倚在厨房的橱柜上注视着Bucky。




SIG SAUCE P226不是Bucky唯一的一把枪,随着在安全屋里度过的时光越来越长,Steve发现Bucky把枪塞在了家里的各个角落,Steve曾经在把鞋子放进鞋柜的时候找到一把COP 357 Derringer,在从冰箱里拿牛肉和芥蓝时发现一把Intratec TEC-38,尺寸很小,和他买的大装牛奶并排放着,金黄的枪口对着Steve,好像这并不是一件杀人的利器。




后来有一天,Steve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硬邦邦地顶着他的屁股(up:嘿嘿嘿…),Steve把它从沙发垫底下抽出来,是一把Colt M4A1,刚刚上过油,枪身闪闪发亮。




Steve一扭头发现Bucky冷淡地看着他和他手里的枪,双手抱臂站在一旁,简单粗暴地用眼神威胁着他,Steve便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慢吞吞地把Colt M4A1塞回沙发垫下。




此刻Bucky拼装的很专注,皱着眉头,握着组装了一半的SIG SAUCE P226,小心地把闭锁块塞进枪身,动作微小而精准,一滴汗顺着Bucky的额头滑下来,砸落在桌子上,溅开来去。




以前的Bucky也喜欢枪械,因为有盾牌,Steve不爱用枪,但看着Bucky拆枪、换件、上油、组装好多次。




Stark曾给Bucky拿了把从德国人那儿缴获的MG42,引来一片惊羡的欢呼,Bucky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把MG42往怀里塞,大兵们哄他,“Bucky,这枪是你老婆么,抱老婆也不能抱地这么紧了”。




“去去去,等我研究研究再拿给你们过瘾”,Bucky脸不红心不跳地推开挤成一片的美国大兵们。




那天晚上,Steve回到驻扎的帐篷,看见Bucky坐在昏黄的灯光下装枪, Bucky冒出一脑门的汗,在灯光下泛着些水光。他皱着眉头,脸对着零零碎碎地撒了一桌子的零件越来越近,灰绿色的眼睛严肃而紧张地盯在配件上,偶尔胸前的军牌碰到钢制的桌子,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平时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Bucky,却在这时候变得异常地专注和认真起来。




Steve说“我回来了”,Bucky草草地应了声“嗯”。Steve倒了一杯水递给Bucky,Bucky没有接,嘟囔了一句,“先放那儿吧”。




过了很长时间,也许是两个小时,Bucky才又把那只MG42拼起来。Bucky把枪拿起来,试着瞄准了一下,深深地出了口气,脸上骤然由严肃认真换成一副满足的表情。“啊,Steve,你回来啦”,Bucky一边这样说着,一边举起旁边的水杯大口大口地喝着。




Steve躺在床上看书,用一只胳膊撑着上半身,看着Bucky抹掉头上的汗,用抹布擦着手上的肌肉,忍不住跟他开玩笑,“等到战争结束了,谁还能让你拆那么多枪啊?”




“战争结束了谁还拆枪啊。”Bucky嗤之以鼻,“战争结束了以后,我要……”。




Bucky停顿了一下,好像没想起来要说什么,嘴唇无意识地撅了一下。决定不再为战争结束以后做什么而烦恼,换上了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摇头晃脑地亲热地抚摸着他的枪,“要知道枪的构造,多保养,枪才瞄的准。你跑步的时候右边总是空出来,你这傻瓜块头这么大,我总得保证在你顶着这身肌肉不要命地在前面跑的时候,还活着吧。”




Steve忍不住笑了,把手里的书扔过来砸Bucky。




Bucky闪身躲过Steve扔过来的书,越发得意了,举起MG42对着Steve,在瞄准镜里瞄着Steve,“Steve,你那身制服也太显眼了,不能换掉么?”




记忆中那张瞄准镜后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头发、得意地笑着的脸渐渐模糊起来,眼前刚刚拼装完SIG SAUCE P226的长发士兵,站在屋子中央,举起枪试了几个方向,侧着脸校准角度,士兵把黑洞洞的枪膛转向他的方向,停留了一秒钟,向右挪动了十五分,固定在那里,灰绿色的眼睛坚定不移地盯着Steve背后的方向。




那个方向是Steve顶着一身肌肉不要命地跑得时候因为左手持盾而经常空出来的方向。




原来是这样啊,所以我才永远看不见你的后背么?




“这家伙,还真是后知后觉啊”,Steve低下头,用手揉着自己酸痛的眼睛,原来Bucky是真的想让他换掉那套制服。然后他抬起头,轻声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不知道是在说服Bucky还是在说服他自己,“战争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是穿着这套制服,你不还是在拆枪。”




Bucky放下枪,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那个瞬间,Bucky看上去温暖、安全、稳定,尽管他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冷漠地就像下一秒就能掐碎Steve的脖颈大动脉。




然后Steve走到Bucky面前,轻轻地、温柔地却不庸置疑抱住了Bucky。




Steve想要这样做,他一向是坚定执着的人,他失去Bucky太久了,久到那些他以为自己早已淡忘了的细节却渐渐清晰起来,久到每一个失而复得的Bucky的瞬间都在提醒着他他的失而复得,久到后知后觉如他也终于明白,那些他早就应该明白的却视而不见的事实。




Steve能感觉到Bucky从脖颈到脚踝迅速僵硬,Bucky甚至一度握紧了金属手臂里那把SIG SAUCE P226的枪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的另一只手放在Steve的胳膊上,他抓着他,力气很大,仿佛下一秒就要把Steve甩出去。




但他犹豫着,只是力气越来越大,于是那属于Bucky自己的热度就渐渐透过Steve的皮肤渗入进来,把Steve的熨烫地几乎要发出叹息。




Steve仿佛看着时光迅速退回了七十年前,他们遇过的人、遇过的事不停地在枪管旁后退,那些笑声、打闹声、尖叫声、枪炮声、哭泣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渐渐变得嘈杂尖锐,然而却突然戛然而止。




Bucky放松了力气,他抬起了原本抓在Steve手臂上的右手,犹疑地、轻柔地拍了拍Steve的肩膀,然后停留在那儿,像一只飞累了得蝴蝶,终于找到了栖息之地。




世界变得无比宁静,宁静到只剩下Steve,和他对面的Bucky,他们仿佛拥抱了七十年之久,在他们各自冰冻在彼此的记忆中的这七十年,他们仿佛并没有分开过。




Steve突然想起来那个叫做塞巴斯蒂安的年轻演员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话。




“Bucky最终还是想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他只知道Steve是他需要保护的人。”




“他和Steve一直在一起,从不离开。”



  199
评论
热度(199)

© armib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