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ibury

随遇而安因树为屋 会心不远开门见山

 

长寿面05

精神病持续恶化的肉丁:

CP:张宛(春光乍泄)×骆天虹(夺帅)


这文没那么夸张,不会很悲的,你们不要太害怕……


长明灯番外图被吞了,所以又放了微博链接,想看的可以戳主页看。




05




半夜的时候我忽然醒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人还靠在床边,身上多了条被子。


我搓了搓脸,动一下都觉得浑身酸痛。


天虹只穿了一件衬衫,正坐在我旁边看那本我没看完的漫画。


“你喝醉了。”


“嗯,我知道。”


“你不睡啦?”


“不了,这本我还没看过。”


“那随你吧……不行了,我好困……”


“嗯,你睡吧。”


我胡乱脱了衣服爬上去睡觉,床上还有天虹的温度。


天虹还是很安静,翻书的声音都很轻。


可我怎么也睡不着了。




“哎,你看到多少页了?”


“快看完了。”


“哦。”


“……你要看吗?”


“好啊,你上来吧,坐在地上很容易着凉的。”


我掀开被子把天虹包进来,两个人肩挨着肩,看最后的结局。


我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去露营的时候。


当时我还在念国小,男生们晚上都睡不着觉,挤在一起聊班里哪个女孩子最好看。其实我的眼睛那时已经不太好,我并不知道哪个女孩子好看,但是又不敢说,很怕他们会嘲笑我。


大概我是很害怕和别人不一样的,可是后来眼睛治好了,我又很想做自己,总是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天虹……”


“嗯?”


“你想过离开这里吗?”


“为什么要离开这里?”


“就去旅行啊,玩一玩。”


“不想。”


我知道天虹会这么说,可我的心里似乎在期待着另外的答案。


因为我有点觉得难过。




天虹翻了个身翘起腿,手掌垫在脑袋下。


“至少现在不想。虽然有时候也很烦,什么卡拉OK桑拿小姐,我一点也不喜欢。”


“那你做黑社会还有什么意思啊?”


“不做黑社会怎么和人打架,不打架,怎么知道自己厉不厉害?”


“厉不厉害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他一骨碌翻起来:“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连浩龙!传闻三十年前,他一人杀退近百刀手,他们都说他是天下第一……我不信。”


“那谁是天下第一?”


天虹撅起嘴吹了下头发,神情很得意。


“所以你才是天下第一。”


天虹有些泄气:“现在还不是,但早晚会是的。”


“我不懂诶,既然你要打败连浩龙,为什么还要当他兄弟?”


“大哥告诉过我,四海之内,‘忠信义’之人都是他的兄弟,我敬重他。比武是要带着敬意的,和砍人不一样,这样也才对得起我这把剑。”


天虹跳下床抓了那把剑钻回被子里。


他神秘兮兮地握住剑柄,一点点拔出剑鞘。


剑光像水面的波光荡漾着。


“啊,好漂亮。”


“这是八面汉剑。”


“真的有八面……”我又想摸摸看。


天虹“锵”的一声收了剑:“不能碰。”


“好嘛,我不碰。”


“……这剑嗜血太多,你碰了不好。”


天虹把剑又放回去,他有点忸怩:“但是我从来不给别人看的,你是第一个。”


“诶?这样啊……”


“唔。”


我想了想。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以后你直接到这里找我就好,我做东西给你吃,免费的。”


天虹和我挤在一起,两个人面对面,他的脸有点红,我猜我的也有点红,一定是热的。


天虹眨着眼睛问:“卤肉饭吗?”


“你每次都吃一样的,不会腻吗?”


他愣了一下,努着嘴:“我以为你只会做那一样……”


“拜托,哪有厨师只会做一样的嘛,可惜你不愿意走,不然我带你去台北的夜市……”


我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就没说了。


天虹倒不在意:“也许以后我会去的,但是还没有成为天下第一,我不能走。”


“天下第一那么重要吗?”


“当然重要,你没看见武侠小说里的人也都是要争天下第一的吗?”


但是书里的天下第一过得都很不快乐。


我没有说,我点头:“说的也是。”


“更何况我的兄弟也都在这,忠信义还在,我就不能走。”


“当大哥会不会很辛苦?”


“有时候会,总是要装装样子的。”


“你为什么会留这个发型啊?不会很不方便吗?”


“哎呀,大哥说我看起来太小,怕压不住场子,后来就习惯了……你去过很多地方吗?”


“是啊,来香港前还去了阿根廷。”


“去做什么?”


“听说那里有世界的尽头。”


……




天开始泛白的时候,天虹睡着了。


他的睡相果然很差,双手双脚都抱住我不肯放,力气又大。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被他勒得昏了过去。


第二天阿亨把天虹接走了,我第一次关门歇业,总算好好地睡了一觉。




那之后天虹比以前来的更勤了。


他几乎有空就会来,有时候趴在厨房里看我煮面,有时候和我一起坐在小桌旁吃饭,有时候他干脆跑到我床上去睡觉,睡醒了就走了。


每次离开,他还是会拿一根牙签。


我问他怎么这么喜欢我店里的牙签,天虹绷起脸:这是你该交的保护费,我当然要拿。




阿亨也还是常来,但也不是来吃饭,他若来,一定是气急败坏地来抓天虹。


时间合适的话,我也会留他吃过饭再走,多个人,总是热闹点。




——TBC——




  49
评论
热度(49)
  1. armibury精神病持续恶化的肉丁 转载了此文字

© armibury | Powered by LOFTER